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关注微信公众号

忆我的江山中学师友

查看内容

忆我的江山中学师友

2014-7-14 22:2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51| 评论: 0|原作者: 祝正有|来自: 雅帝品味装饰

  今年春节前到江山西庭华城访友,当我确认西庭华城所在地是原江中校园时,我心情复杂,在那里我能感受到如在母亲怀抱般的温暖;有悲伤,目光寻遍,找不到熟悉的校园,哪怕是一草一木。三年的高中时光在这里没有任何印照,十多年前我曾经来过吗?

  我的老师

  我高中的第一个班主任叫姜益信老师,高高,偏瘦。当我现在写下姜益信三字时,我的脑海跳出当初开班会时姜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他的名字后我的感觉:字真好!姜老师教化学,也许姜老师刚调到学校吧,他对我们不是很严,稍有拘谨,姜老师为我们这个班操尽了心,象我这样在班里成绩平平,本本分分的学生来对班主任的印象不会很多很深,但我现在一直记得一年后姜老师的脸颊明显消瘦下去了。

  高二下学期开始分文理班,全年级六个班分成五个理科一个文科班。很不幸,我们三班被拆分。我被分到了5班,班主任是朱伟老师,也教我们化学。朱老师是严师更是名师,他带的班升学率特别高。他矮矮胖胖,精力充沛,风风火火,一双眼睛特别威严,几可杀人。现在想来朱老师的练习题好像是倒给我们一样多、快。作业布置下来后,他会马上挤时间给我们对答案。我的高三就是在这样高度紧张中拼下来的。

  在其它的老师中,有年轻漂亮的英语老师,有戴着玉手镯,长的胖胖的音乐老师,上课时手起手落,玉镯碰到讲台咚咚轻响。有穿着中山装,不苟言笑的地理老师,印象最深的是高三时的语文老师了,老师性姜,很高很瘦,花白的头发往后梳理着,清瘦的脸显的更长了。他会把大手放到你的背上,象对孙儿一样笑咪咪的说:做不来啦?啊,哈哈。回忆同学少年,江中门口河里捉鱼,他兴高采烈;复旦同学聚会,他选择了给我们上课,回忆大学时光,他热泪盈眶。我很喜欢听他讲解文章, “……云长提华雄之头,掷于地上,其酒尚温”.他一边手划着节拍,有节奏的点着脑袋,一边念“其……酒…尚温”, “看看”他眼里满是神彩,环顾着我们“多好啊!其……酒…尚温”.姜老师教完我们这一届就退休了,现在他在做什么呢,一切安好?

  我的西山

  在这快速变化着的社会里,似乎只有高山以其巍峨的身姿,见证着相对的永恒。仰望西山,苍翠依然,公鸡还在。在紧张的学习之余,爬山成了我最大的乐趣。走过一座跨铁路天桥,再走一段路便到了山脚下。上山的路常有两条,一条是整齐的台阶,沿着山的东麓,穿行在树林中。这条要是走腻了就沿着山的北麓上山,虽然陡,滑,却可以在草丛中,石砾堆里找到远古海洋生物化石,化石真真切切的让我感受到沧海桑田的变迁。到达山顶,回望熟悉的校园,小小的江山县城,或长呼大叫几声,不一会儿,便引来满山的“喔……喔……”回应,人真不少啊;或坐在高高的石头上,想念以前的同学朋友们;或望着远处层层叠叠的群山,遥想那山外会是什么地方,宁静的乡村还是繁华的都市?北京、上海在哪个方向?和何忠喜他们互相激励着要勇攀险峰,爬上了鸡公石上最高的那块石头。和叶建冒雨翻过几个山头,到绝少有人到过的山头探险。

  学校开运动会,我们没有什么比赛项目的一帮人,凭个人爱好看看和学习不大相干的闲书,并偷偷溜出去游玩。记得何忠喜和我们边爬西山,边谈他刚看的《蹉跎岁月》。男女主人公的故事、情感,搅动着我懵懂少年的心。也许是忠喜讲到过主人公手拿野花的情节,也许那时听的动情处我们正好路过一大丛野菊花,也许是一个女同学曾寄给我一封信,打开以后里边是一小支野花,香甜无比。总之高中的时光好像从超远镜头开始,慢慢拉近,慢慢聚焦,最后落到西山脚下一大丛金黄的野菊花上了。
内容页面Content
联系方式Contact
公司地址:衢州市柯城区西区258创意工场B06 地区邮编:324000 咨询热线:0570-8559558 服务投拆:188-0570-1100 传  真:0570-8559558 企业邮箱:411255972@qq.com

24小时服务热线

188-0570-1100
8:30-17:30(工作时间)
客服邮箱:411255972@qq.com
雅帝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08-2018 YDDEC Inc. All Rights Reserved.